综合

您所在位置 >> 首页 > 新闻 > 国内 > 正文

成都马拉松秀恩爱情侣被举报 "套牌"跑马底线何在

2017-09-30 16:01:24 海南经济网综合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  上周六在成都国际马拉松赛现场,一对在奔跑中热吻的情侣被电视镜头捕捉到,瞬间传遍网络。连央视电视解说员也在直播过程中称:“给我们撒了一把狗粮。”但几个小时后,秀恩爱的这二位跑者被举报,他们居然是“套牌二人组”。北京马拉松号码布“套牌”事件刚刚发生,成都马拉松也步其后尘。一时间,“套牌”似乎成了马拉松通病集中爆发。

  秀恩爱跑者各自“套牌”

  成都马拉松赛上,两位情侣跑者在摄像机前大方秀恩爱,却难逃“秀恩爱,死得快”的俗语。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,两人已顺利领走了完赛奖牌,这种“套牌”抢正常跑者奖牌的行为,有失公平。

  这两位跑者也吸引了成都当地媒体的注意,赛后,两位主角还接受了采访。男选手名叫何新波,女选手叫廖嘉琦,两人透露正处在热恋阶段。何新波说,自己和女友平时都很喜欢跑步,一起加入了跑团。

  不过,有网友发现,别人的号码牌都贴在胸前,这两人却刻意把号码别在短裤上,再用上衣遮挡。尽管如此,仍然可以看到,女孩佩戴的号牌是C1开头。据赛事组委会工作人员介绍,成都马拉松的号码编排规则是,男性跑者为“字母+1”开头,女性跑者为“字母+2”开头。这样看来,廖嘉琦戴的号码,属于男性跑者。

  成都马拉松官方拍摄服务商“爱云动”, 通过廖嘉琦使用的“C10118”进行查找,发现她是套用了另一位男性选手的号码。她的男友何新波同样是“套牌”,他佩戴的“C10151”也不属于他,根据人脸识别,佩戴真“C10151”号码布的另有其人。

  “套牌”跑马成潜规则?

  “套牌”情侣是因为央视直播,才被发现号码布有异样。而无独有偶,两人所在的成都某跑团里,还有至少一人持假冒号码布参赛,该跑团肆无忌惮地将几人跑步的照片编入了其公众号。显然,“套牌”跑马在该跑团已不是新鲜事。

  赛后,女选手廖嘉琦还将自己比赛的照片、接受采访的照片和佩戴奖牌的照片发布在自己的微博上,至今她的微博仍然没有删除,显然她并不认为“套牌”参赛错在哪里。

  在他们所属的成都某跑团的公号里,可以看到该跑团一位叫高畅的女性跑者。网友举报的图片显示她同样佩戴一张属于男跑者的伪造号码布,但该跑团公号在刊登照片的时候,居然使用修图技术将她身上的号码布给P掉了。显然,跑团对于伪造号码布的行为心知肚明。

  “套牌”跑者真的拦不住?

  “套牌”跑者对马拉松赛带来的危害,除了最直观的抢占正常跑者的赛道资源、完赛奖牌,还有对自身健康安全的漠视。但现实问题是,即使像世界几大顶级马拉松赛那样采取多种技术手段,是不是能完全拦住“套牌”跑者呢?

  这次成都马拉松赛后,有不少跑者在论坛上发帖抱怨,他们虽然在关门时间前赶到了终点,却发现完赛奖牌已被领光。显然“套牌”跑者不仅是秀恩爱的两位,他们也直接损害了守规矩的跑者的利益。

  对于“套牌”跑者,北京马拉松组委会已发表声明强烈谴责,组委会称将根据现场图片、录像等线索查证替跑(蹭跑)者身份,一经核实,将对其进行终身禁赛,并报请中国田径协会追加处罚。截至目前,包括北马、成都马拉松组委会,都还没走完处理程序。

  其实,国内一些小型马拉松赛,都会给参赛者戴上一根手环,这也是从国际知名马拉松赛学来的经验。比如柏林马拉松,参赛者在比赛前一天去领参赛包前,会在门口戴上一根宽布手环。手环具有防伪功能,而且除非剪断,没法摘下来。等到比赛日,跑者必须同时佩戴号码布和手环才能进入起跑区。

  对于国内马拉松赛事来说,既然能做出以假乱真的号码布,当然也会有人攻克防伪的技术难关。但打击“套牌”跑者,除了技术手段,恐怕还要靠马拉松文化的熏陶。正像北马组委会声明中提醒的那样,希望所有跑友们以正确的心态对待马拉松这项运动,用身体力行去传达马拉松精神,对自己和家人负责,对规则和底线负责。

  文/本报记者 褚鹏

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3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